首页  »  家庭乱伦  »  [妻孝](第二部)(41)作者:性心魔
[妻孝](第二部)(41)作者:性心魔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895
 

              第四十一章往日
 
  乳姑不怠,欲何不可?
 
  看着人流攒动,感受着阳光灿烂,心情似乎格外的放松,竟然似乎忘了在那 边的一切。
 
  电话的铃声,让我惊了下,以为父亲那边又来电话了呢。
 
  拿过来一看,是单位的同事,接着电话像是回到了现实,确实心理想着,现 在那边发生了什么?
 
  无聊的公事,没有往心里听,尽快的挂了电话,打开摄像头。他们已经不在 客厅,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切换摄像头。可是,父亲房间的摄像头却是黑黑的, 难道他们在!
 
  放松的心情立刻紧张起来,身体那种不适又悠然而生,像是刚开始让栗莉用 身体吸引父亲一样的悸动。
 
  怎么办?切换到拨号键,想打过电话去,可是手指的颤抖无法播出。
 
  把摄像头切换到局里父亲房间最近的餐厅,把声音键开到最大,想借此听听 房间的声音。
 
  不知道自己想听到什么,还是最好什么都听不到,自己现在能听到的是自己 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深呼吸,把手机放到耳朵边,仔细的听。没有床的吱呀声, 没有呻吟声。是刚开始,还没有做吗?还是他们就没做?我该怎么办,站起来在 办公室里拿着手机放到耳朵上,仔细的听,拿下来试图切换到父亲的卧室,可是 一切都是徒劳。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同事推门而入,我正拿着手机面对她。都是很熟 悉的同事,所以王姐进屋从来都是敲一下门,就进来的。
 
  我被吓了一跳,脸立马红了。想做错事的小男孩,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愣在 哪里。
 
  当看到王姐的从上到下打量我,然后看到我下面脸红之后,我总算才反应过 来,我的下面支着小帐篷,忘了自己刚才急躁、忐忑中,身体的变化。
 
  赶紧一边清嗓子,一边转身来到办公桌前,然后坐下,同时问王姐,有事吗? 
  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正常。
 
  王姐那边也是稍迟疑后,开始说工作的事情,两个人都有点紧张,所以事情 说的很快,她就出去了。
 
  我舒了口气,然后靠在椅背上,懊悔,自己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事情都已 经是发生过了的,即使父亲和栗莉在做爱,想到做爱这两个字,心里还是有一丝 的悸动的。即使他们就是在做着,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了,那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毕竟这是我要栗莉做的,是我一步步推动的。想开了吗?不悸动了吗?结果 是,稍稍有改善,自己还是把摄像头又试了遍,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给栗莉的手机发短信过去,万一打扰到他们,为什么眼前总是离不开那个姿 势,为什么都有两个人在自己的眼前缠绵。
 
  还是发微信吧,打开微信,发去了「栗莉,在哪里呢?」
 
  等待着回复,发出去看了时间,现在这个时间,栗莉应该快到单位才对,难 道栗莉请假了,现在唯有等待了。
 
  煎熬到了上班的时间了,栗莉的回复还没来。拿起电话一次次试图打过去, 可是还是最后让自己忍耐、等待。
 
  当真的忍不住了,要按下拨号键的时候,栗莉的微信回复了!
 
  栗莉,「在上班啊!还能在哪里?」
 
  我,「你什么时候从爸哪里回来的?」
 
  栗莉发来了俏皮的笑笑的表情。
 
  我更抓不到头脑了,发去了问号。
 
  栗莉说「怎么了?着急了?看不到了吧!」
 
  我有种被捉弄的预感,要不然栗莉不会直接就这么说,我觉得,中午应该什 么都没发生过,当然沙发上的接吻,之后也可能又吻了,但是我觉得应该肯定没 有做爱!
 
  我「好老婆,告诉我吧,中午都发生什么了!」
 
  栗莉笑呵呵的说「你不是看着了吗?」
 
  哎,栗莉这是要逗我玩,我「老婆,我就看到打电话,后来我就没看了。告 诉我都发生什么了吧。」
 
  栗莉说「你都想到什么了,如实招来!哼!」
 
  我说「我什么都想到了,我想你们可能在卧室里,什么都做了!」
 
  栗莉,「哼,你还真会想,我不上班了啊?下午你们不见面了啊?你以为我 们都已经放下了,可以随便就做了吗?」
 
  栗莉说的是啊,我竟然没考虑到这些,就一个劲的臆测了,没有想象他们并 没有完全放下,即使最后放下了,也不可能随时随地,想做就做的。
 
  我赶紧赔罪「对不起,老婆,我想多了,而且你竟然关了爸卧室里的摄像头, 让我好抓狂啊,想给你打电话,却不敢。」
 
  栗莉「就是故意关的,我们在沙发上也是放下电话,紧张了一会,然后慢慢 恢复,之后聊了几句,我就拉着爸去卧室了。别多想,我们不是去做的。」 
  我,「栗莉,我知道的,你继续讲吧,我想知道,爸想开点了没?」
 
  栗莉「我把爸拉到卧室,让他躺床上,给他盖了毛巾被,然后,然后……」 
  我,「然后怎么样?」
 
  栗莉「然后,我在他额头亲了下,结果没站稳,就倒在了他身上,然后就又 ……」
 
  我,「不是没做吗?又怎么样啊?」
 
  栗莉,「猴急的你,我说了哈,你别笑话我,以后不许提这些!」
 
  我「嗯,老婆你说吧!」
 
  栗莉「倒下去了,就亲到嘴上了呗,然后就接吻了呗,然后就多吻了一会。 
  然后就没啥了!「
 
  我,「没啥了,就光吻,没做别的?老婆,告诉我吧!」
 
  栗莉,「哎,你没接过吻吗?你什么时候,和我接吻只是老老实实的接吻了, 你的手老实吗?」
 
  我,「嘿嘿,当然是全身探索啊!」
 
  栗莉,「知道还问!然后我们就分开,我让他休息下,我就来上班了。当然, 摄像头是我进了屋子,就关了的,嘿嘿。」
 
  我,「嗯,我知道了,坏老婆!」
 
  栗莉「哪里坏了,就是惩罚下你!」
 
  我「嗯,老婆,惩罚我够苦了。」我把我刚才的遭遇,又跟她说了一边,栗 莉那边只是各种笑,甚至发来了语音笑声。
 
  煎熬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最后轻松了。
 
  想到两个问题,想问栗莉。
 
  我,「老婆,问你两个问题吧?」
 
  栗莉说「问吧,但是我不保证都回答!」
 
  我,「赖皮老婆。第一个问题,你们在卧室亲热,如果不是下午要见我,还 要上班,你们会做吗?你现在还湿吗?」
 
  栗莉那边先发来了个炸弹,然后很久也没回复。
 
  我,「老婆,告诉我吧,我们都如此坦诚了,还有什么不能说嘛?」
 
  栗莉「你说的太直白,如果不是下午要见你,怕爸做了之后,会更加难以面 对你,我们会做的,毕竟我们的身体接触,刚刚开始,而那吻快要把我化了,虽 然爸不怎么会接吻,可是毕竟那是一种刺激一种禁忌,让我也是无法自拔,至于 后边那个问题,你自己想吧!」
 
  我的心又悸动起来,我的紧张又不言而喻了,开始不停的深呼吸,然后对栗 莉说「老婆,嗯,我现在能体会到的,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些。」
 
  栗莉「又来感谢了,要是为了得到你的感谢,我才不干这些呢!」
 
  我,「老婆,我知道这些都是语言,可是我会用行动的,老婆我还有个问题 呢!」
 
  栗莉,「还有啊,不是问了两个了?好吧,姐姐我,今天不忙,你问吧,再 给你次机会。」
 
  我,「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让我看到你们的第一次。」
 
  栗莉「第一次,已经做完了,你又没录像,看不到了啊!」
 
  我「老婆,别捣乱,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想看到你们真真的第一次,就是我 能看到的第一次,我想看你被进入的那一刻!」
 
  栗莉「咳咳,你说的太露骨了,我知道的,但是我不想回答了!」
 
  我「老婆,谁让你装着不知道呢?告诉我吧,还有你们那天第二次甚至是不 是有更多次,你都没告诉我啊!」
 
  栗莉「哎,你非得什么都知道吗?至于你说的这个第一次,顺其自然,当我 真的能够接受的时候,我会让你看到的,至于那次,我真的不想提了,那第一次 让你知道了,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还想让我继续告诉你的话,那我就像被赤露 着,被很多人参观一样,虽然只有你知道,可是我就是有那种感觉。所以,等我 如果有一天,也许会再回忆这一切的时候,告诉你,但是现在我无法告诉你。」 
  我,「栗莉,嗯,我知道了,我会等待,等待你、爸、我,我们的家,更加 幸福。」
 
  之后,我们没再多聊,有些问题聊的太深入,会影响双方的心情。
 
  下午在思考、想象,还有些许的徜徉中度过,当快下班的时候,不得不面对 的要见父亲的问题,萦绕心头,虽然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做出这些,但是当真 要面对的时候,却又不是那么的轻松了。
 
  给栗莉打了电话,告诉她接着她,去接父亲,栗莉也是很紧张的声音,毕竟 这是我们要第一次在发生了那些事之后,见面了,不可避免的,又不知如何面对。 
  开着车,似乎都听不到车窗外的世界,接着栗莉,两个人相视一笑,没有过 多话语,伴随着《whathappenstome》在车内萦绕,很快就到了, 把车停好,回头看了栗莉,栗莉看着我,然后下车,给栗莉开了门,栗莉下了车, 然后我们一起牵着手,走向父亲的家。
 
  碰到了邻居几个阿姨,寒暄过后,在我们身后,夸我们小夫妻懂得恩爱,还 孝顺,我和栗莉互相看了看,相视一笑,我对栗莉轻轻的说,「很孝顺的!」。 
  栗莉,脸立马红了,另一侧的手,伸过来,狠狠的掐了我,我嘻嘻的笑着求 饶。
 
  很快到了父亲的家,到了门口,两个人就愣住了,栗莉站在我的身旁,我们 能够听到的是彼此的深呼吸的声音,这是第一次三个人要同时面对了,虽然栗莉 分别面对了我们,可是三个人第一次在一起面对,这还是第一次。而我,自己的 父亲和自己的妻子发生了那些,还是自己推动的,不考虑很多是不可能的。 
  深呼吸,让自己平静,看着栗莉,栗莉低着头,这时候我们都需要勇气,可 是勇气来自哪里呢?唯有对家庭的爱,对彼此的理解、支持和爱。
 
  把栗莉拉进怀里,然后抱紧,在耳边耳语,「亲爱的,一起面对我们的幸福 生活吧。」
 
  栗莉微微的点头,两个人分开,彼此对望,然后深呼吸,拿出钥匙开门,可 是竟然平时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开门,都有点紧张了,竟然拿错了钥匙,栗莉看着 我,笑了下,然后用手握住我的手,调换了钥匙,然后握着我的手,同时开启了 门。
 
  让栗莉在前面,我跟在身后,虽然是和往常没有任何两样的家,可是此时来 却有着不同的感觉。
 
  为了打破尽快打破尴尬,我还是首先开口,虽然声音可能与以前不同,但是 我还是先喊出了「爸,我们来了!」
 
  父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答,而是咳了声,顺着声音搜寻,父亲在阳台,背 对着我们,浇花,没有说话。
 
  我和栗莉看了彼此,栗莉向我使了使眼色,让我去跟父亲说话,她则去了厨 房收拾,我看着父亲背对我的身影,看着他的身体还是那样愧为,因为在浇花, 所以身体是在动的,但是我觉得如果不动的话,他现在一定是在颤抖的,他知道 我在走向他。而我,走向他的过程,虽然很短,但是此时心里却也是非常紧张, 淹了唾液,然后故作轻松的,对父亲说「爸,这几天还行吧,有啥新闻啊!」问 了,我就后悔了,可是平时也是这么聊啊,可是现在问,这几天毕竟是发生了翻 天覆地的变化的,可是我还能问什么啊!
 
  父亲等了会,然后说,「没啥事!」
 
  我继续说「哦,这几天你也不去家里了,脚伤好了吧。」
 
  父亲说,「差不多好利索了,没啥感觉了!」
 
  我说「爸,你收拾收拾,去我那再住一段,这花我和栗莉几天来浇浇水就行。」 
  父亲说「看情况吧,一会先去看孙子!」
 
  我说「好的。」
 
  我们同时,离开阳台,我去我们的卧室找栗莉,父亲去收拾东西,门开着的, 我对父亲说「爸,让栗莉替你收拾吧?」
 
  父亲「不用了,没啥东西,拿两件衣服就行。」
 
  我进了屋,看着栗莉正向我笑呢,我感到有点烫,不过既然也就交流了,也 就没有了没见面时那么紧张了。
 
  跟栗莉站在一起,没有交流,亲了下她的脸,两个人相视笑了笑。
 
  父亲很快收拾完,叫着我们一起准备走,三个人像是又回到往日的生活,平 淡的生活。
 
  来到车上,父亲以前都是坐在前面,栗莉坐后面的,可是这次父亲直接就坐 在了驾驶员后面,而栗莉却来到了副驾驶,系安全带的时候,看着栗莉,似乎脸 微红。
 
  开着车,晚高峰的城市,拥堵是无法避免的,车外熙熙攘攘,车内静的很, 虽然以前在车上很多时候也是安静,但是在这个时候,安静的就像是尴尬了,但 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到小区的时候,父亲说「瑞阳,接着孩子回家去吃吧。」
 
  我现实没反应过来,栗莉接着说「嗯,行,家里也有菜。」
 
  我嗯了声,在心理想着,以前都是直接在栗莉家吃的,怎么今天不去了呢? 
  很快就明白了,毕竟作为父亲和自己的儿媳发生了关系,怎么可能从容的在 岳父加吃饭呢,面对儿子都是勉为其难了,更何况是栗莉的父母,本来是亲家, 可是现在恐怕任何人都无法这么短的时间面对。而栗莉,现在把和自己发生过关 系的公公接回家,如果是直接去见自己的父母,恐怕也是不容易面对的。 
  我停下车,到了岳母家,跟岳母说父亲来了,想孙子了,让接回去住几天, 岳母也没多问,收拾了下,抱着孩子来到楼下,把孩子抱给父亲,父亲抱着孩子, 非常的亲,看着父亲对孩子的爱,我们的生活就又像回到了过去。
 
  很快回到了家,父亲抱着孩子,我拎着父亲的包,一家四口因为孩子的加入 其乐融融。我把父亲的包放到他的卧室,栗莉接着去收拾晚饭,我看着孩子,让 父亲换了居家服后,自己也换了衣服,来厨房帮栗莉做饭才发现,栗莉还穿着工 作的衣服。
 
  让栗莉去换,栗莉却不肯,我小声说,「怎么不换衣服啊?」
 
  栗莉说「先做饭吧,吃完饭再换。」
 
  我很奇怪的问栗莉「为什么啊?」
 
  栗莉说「不用你管,抓紧帮忙做饭。」
 
  栗莉头也不回,可是从侧面我感到她有一丝的不自然,难道是不好意思换上 以前穿的吊带居家服?
 
  我笑嘻嘻的小声说「怎么,有害羞了,不是都看过了吗?」
 
  栗莉二话不说,冲着我扑过来,就像掐我,我嘿嘿的笑,指着客厅,栗莉才 不好意思出大声,然后回头去继续忙活,还说了句「再胡说,饶不了你!」 
  我则还是笑嘻嘻的说「老婆,一切都发生过了的,你咋还往回倒退了,再说 即使没发生的时候,你不也是穿那样吗?只是里面有内衣而已。」
 
  栗莉这次没有马上翻脸,而是慢慢的挪向我,趁着我不注意,扭住我的胳膊, 我刚要喊,她做出了个小声的手势,指指客厅,我就只能咬着牙,忍着同时求饶。 
  当栗莉放松了之后,我这次没再笑嘻嘻的说,而是有点严肃的说,「老婆, 我们开始之前,你是穿的那些稍微保守点的,后来为了配合吸引父亲,你穿的暴 漏了,甚至里面没有穿内衣,这些都是这些天慢慢发生的,你现在突然回家改变 生活习惯,会不会让父亲觉得更加的难堪啊?」
 
  栗莉停下手中的活,思索了下,不置可否。
 
  我继续说「你就穿那件小吊带就行,还和前几天一样,至于内衣,你要是实 在没办法在那么暴露,就穿着内衣呗。咱们再慢慢来。」
 
  栗莉没说什么,径自走向卧室,我看着卧室的方向,等着栗莉出来,结果后 来洗菜盆溢出水,我才回过神来。
 
  等我洗完菜,栗莉又一次回到我身边,小吊带让她的身材再次完美呈现,没 有脱去的乳罩,让她的本来就深深的乳沟更加深。居家短裤,没有覆盖住她雪白 的大腿,如此性感,让我又一次的看愣住。虽然是每天都这个打扮,可是当情景 不同,气氛不同,却是不同的感受。
 
  不知道一会父亲又一次看到这样的儿媳,这样的已经有过不止一次身体接触 的女人,会有什么反应或者想法?
 
  往日生活重现,美好生活待享。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