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一个少妇的疯狂性生活]
[一个少妇的疯狂性生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零距离情欲
 
             第一章性欲旺盛者
 
  作为一名女人。当然,是成熟性的女人。我的年龄已近不惑之年,虽说已失 去往昔沉鱼之容貌,然而,在同龄人之中我还是很自信的。我的身材极好,丰满 而匀称;脸庞的皮肤虽然比不上妙龄女子,但也光滑柔嫩,红晕依然。这都是我 几十年来不遗余力,煞费苦心保养的结果。因为,我知道,女人能吸引男人或是 引以为荣的惟有美丽的姿容。
 
  我喜欢坐在梳妆台前,几小时的打扮自己。出外的时候,我也喜欢男人们看 我的眼神,那样我会更加的自信,心情当然也特别好。不过,我的打扮最重要的 还是希望引起我丈夫的注意,因为,我爱他,我怕我在他心中的美丽随着岁月的 滑痕会渐渐的淡然。然而,所庆幸的是,我的容貌是他一直所赞赏和夸耀的。 
  我是个性欲旺盛者。身为女人,说这种话是很难启口的。当然,也是违背常 理的。社会公众,道德伦理,传统观念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我想,我可能是个 坏女人吧。如果,真的将我归类于坏女人之列,我也只是为我的男人而坏。这种 坏并非是心善或是心恶,或是行为举止,言谈话语方面。而是纯粹的性爱欲望。 
  我喜欢和我的丈夫做爱,他的精力很旺盛。每次看到健美的裸体,我都想" 吃掉" 他。他做起爱来,也很疯狂,我喜欢疯狂的做爱方式。记得二十年前,我 们自由恋爱的时候。我的处女身就让他的这种疯狂侵蚀。第一次,我曾排斥,也 有种厌弃,谈不上快感,只是仓促的疼痛。第二次,我有点拘谨,随着他的爱抚 和温存的亲吻,我感觉到了性爱的美妙。第三次,谈不上主动,但已有点渴望; 在性爱的时间延长中,我知道了什么叫身心缥缈和腾云驾雾。从此,我彻底的被 性爱征服。在我百般的纠缠中,他给我带上了结婚戒指。我们结婚了。
 
  婚后的岁月是迷人的。我们的精神之爱在性爱的温存中变得更加坚实,我想 这也是一种爱的升华吧。我和丈夫一般一周做爱三到四次,虽然,有所计划,但 我经常的透支。做爱的好与坏,和人的心情有极大的关系。两个人的空间需要彼 此来把握。有时,家庭的琐碎令我们争吵,谁也不理睬谁。然而,当上了床之后, 我却渴望他的爱抚。有时,我很想主动的要求他,但我却说不出口。只好百般的 刁难他或是无事找事,就是他真的睡熟了,我也要吵醒他。总之,不达目的不罢 休。大凡在做爱完后,我们都和好如初。所以,我觉得,性爱是家庭的调味剂; 也是和谐幸福家庭不可缺少的泉源。
 
  我家的房间是三室一厅的。可以说,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有我和丈夫做爱的 痕迹。床上是不用提了,地板上,书桌上,沙发上,摇椅上,浴池里,甚至窗台 上。当然,我们做爱的姿势也是千变万化的。固定的做爱姿势长久了,就会让人 有种麻木的感觉。不过,我所喜欢的姿势,还是传统型的那种。当然,经常的变 化,也是富有刺激性的。
 
  我从来没有将男女云雨之事想为龌龊和肮脏的。身为情感和欲望的男女,性 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最根本的食欲之后,也无非就是性欲了。
 
  婚后以来,我的丈夫已养成了一个习惯,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抚摸着 他的那个" 东西".他说,这样他会很坦然的入睡。他出差或是没有我的夜晚,他 都很难入睡。只好自己摸着自己的" 东西" ,但他说,他绝对不是手淫。不过, 我也喜欢在我们躺着的时候,我用手抚摸着他的" 东西" ,那种感觉很亲切,当 然,也很好玩。尤其,是感触着它的由小变大,由软变硬。记得我曾问过他,这 是怎么回事啊。他却说,你问我,我问谁啊。
 
  我们做爱的时间一般都比较长。结婚的前几年,只要他一进入我的身体,我 就会激动不已。一般在半个小时左右,我都会达到兴奋点,直止高潮。他的" 东 西" 很坚挺,很硬朗。就是生过孩子后,我还能感觉到它的一成不变和进去之后 的饱满。而到了近些年,我们做爱的时间莫名的在延长,原因可能是我造成的。 他忘我的劳作,我也百般的努力,一分一秒的而过,就是很难到达顶点。逐渐的, 做爱的时间朝一个小时逼近,在他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中,我的呻吟才会停歇。 就如他说的,你啊!真真的是到了" 四十如虎" 的时候了,这样下去,还不要了 我的命啊。
 
             第二章危险的想法
 
  有一次,我听一个朋友无意中对我说,要看管好我的丈夫。当然,我知道, 这是话中有话。我的心情变得极为不好。开始对丈夫警惕起来。我不想失去他, 我爱他。我没有问他什么。只是经常的问他,还爱我吗。他回答的斩钉截铁,我 爱你,永远爱你的,你是我的妻子啊。不过,在每次的做爱中,他似乎有点漫不 经心了,而且缺乏以前那种疯狂的激情。对于我来说,也已很难到达性爱的高潮。 看到他劳累的样子,我真有点于心不忍。
 
  有一晚,我曾问他,你同别的女人做爱,感觉有我好吗。他笑着说,当然了。 我气的捶他的背。他反过来又问我,你同别的男人做爱,有我好吗。我说,我从 来就没想过,我只要你。他说,那你现在和我做爱,却为何很难到高潮呢。我说 我不知道,可能是你不够卖力吧。他说,我还不卖力啊,每次都要累死我了,一 个小时啊,你都难以来,还要我怎样啊。我说,我啊。倒很想亲眼看一看你和其 她女人做爱的情景,那样,我可能更想和你做爱,也更容易到达高潮。他笑了笑, 是吗?那你给我找一个,带到家里来,我当着你的面,和她做爱,让你看个够。 寻找刺激。我背过身去说,还用我找吗?你将现成的带回来就是了。
 
  那晚,我一夜未睡。脑子很混乱。不过,倒真的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令我欲火 中烧,或是刺激,或是疯狂,或是变态,或是毁灭,或是为自己性欲满足的自私。 那就是,想看一看我的丈夫和陌生女人做爱模样。我忽然感觉自己有点病态了, 虽然如此,我还是想亲眼一睹。但前提是,做爱可以,但心要属于我。他可以在 我家的床上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做爱,但绝对不能跟着那女人走。我想,男人 们都喜欢寻花问柳,沾花惹草;女人们的红杏出墙虽然也有,但还是比较矜持, 更不象男人们的胆大妄为。我没想过,给自己找一个情人,来满足自己" 如虎" 的性欲。就是真的满足不了,我也会想尽办法,在自己的丈夫身上获得。任何手 段,任何方式,任何奇思怪想,我都会设计,都会让它再现。也许是为了他,也 许是为了我,也许是为了那恼人的难以满足的性欲。
 
             第三章欲望的变态
 
  我四处打听和寻觅,终于找到一个姿色出众的红道女子。二十四五的年龄, 外形不是妖艳轻浮的那种。听朋友说,她是刚从外地来的。是他的一个远房亲属 介绍来的。以前虽然做过那事,但还算干净。如今,在他那里只陪客人聊天喝酒 解闷。我将我的意思说给他,如果,她愿意来家做保姆,我愿意出高价。他给她 说了后,她很乐意的应允了。我和那女孩约好了到家的时间。
 
  女孩的名字叫小可。和她的长相一样,美丽可人。当然,只是她迷人的外表。 她到家里的时候,正是我丈夫出差的日子。他没有在家。因为,我的孩子一直是 丈夫的父母亲看管的,所以,他一直在他们那里。我将孩子的那间小房子腾出来 给她住。
 
  那天晚上,我和小可坐在沙发上促膝长谈,敞开肺腑的都说出了很多心里话。 我对她说,也可以说是有条件的商量。我的奇怪的想法,以及需要她做的,包括 我自己,包括我丈夫,都一五一十的和盘说出。她很聪明,也很狡猾。她说,你 的意思是让我勾引你的丈夫。我笑了笑,也可以这么说,不过,说的表明一点呢。 也许是考验他对我的感情,也许是暂时的满足他的性欲。雇保姆只是我的一个理 由,或是幌子。我说,你有选择的余地,愿意不愿意那是你的自由。不过,你的 要求或是条件你可以提出来,我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报酬。你每天可以装模作 样的做点家务,或是什么也不必做。但有一点,这个秘密只须你和我知道。她用 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她眼神里有莫名其妙的惶惑及对我的不可琢磨。最后, 她还是答应了,到底我这份差使和酬劳还是具有强大的诱惑力的。临睡的时候, 我对她说,你只能和他做爱,不能用心去爱他或是让他爱上你。因为,他是我的 丈夫。
 
  我感觉我真的是疯狂了。我想到了堕落,我想到了变态和丑陋,但我更多的 是想到了刺激和性的激动。
 
             第四章变态的情欲
 
  丈夫回家的日子。一进门的瞬间,他痴呆住了。以为是走错了房门,因为是 小可开的门。进来之后,他将我拉到了另一个房间,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给 家里雇的保姆啊。他说怎么不给他说一声呢。我说这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有什 么好说的。他只好你啊,你啊的感叹个不停。我心里想,还你啊什么的呢。过两 天啊,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丈夫去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我和小可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小可微笑着看着我, 他长的挺英俊的。我说,是的。他是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
 
  丈夫出来后,穿着宽大的睡袍,坐在我的身边,点燃了香烟,先问了我些家 里及孩子的事。过后,便开始和小可攀谈起来。问这又问那,问长又问短,对我 可谓是熟视无睹。我虽然装着若若无其事,却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小可在他面前 及问话中变得腼腆起来,脸颊菲红;而他呢。兴致特高,关爱的心情溢于言表。 我真有点后悔了,何不当初找一个难看点的女孩带回来,是啊,那样的话,他会 感兴趣吗。事已至此,木已成舟。下一步只有靠自己耐心的掌舵了。
 
  晚上睡觉时。他看似很需要我的样子,急不可耐的将我的睡衣脱掉,就开始 了爱抚。我说,等一等,将房门关了。他说,那有什么的,我们是夫妻啊,很正 常的啊。我说那好吧,我叫起来,你可不要怪我的声音让她听见。他说,你叫啊, 大不了,让她也过来看看啊。我说,你以为我不敢啊,那我去叫她过来了,让她 看我们做爱。他的脸红了起来,好了,好了,亲爱的,我爱你。
 
  我们开始了疯狂的做爱。在他猛烈的抽动和摇摆中,我的呻吟声变得撕裂起 来……我想,小可肯定很难入睡了。那晚,我达到了高潮,但这种高潮是用我的 想象造就的。
 
  随后的几天,我回来的特别晚。我和小可商量好的,他要问我的话,就说我 和朋友打麻将去了。但在我不在家的时间里,他对她所做的一切言行,都要向我 汇报。必须是如实的汇报。这是我和小可的口头协议所规定的。
 
  然而,我每次出去,都是心慌意乱的。或是在朋友那里呆上一会,或是在街 道上闲转。神不守舍的顾虑重重,担心,焦虑,恐惧,后怕时刻纠缠着我的身心。 我曾想,我是否是得了神经病。为自己的疯狂设计而后悔。我不愿失去他,更不 愿他移情别恋或是在外有其他的女人。我想考验他对我的忠诚,我想用这种我自 己设计的方式来拯救他的情欲,或是我自己有点变态的性欲。也许,我真的错了, 但错的结果我是不敢想的。
 
  开始阶段小可对我说,他每次回来,先是和她聊些有趣的话题。再后就忙他 的事去了。我问她,他看你的眼神是怎样的。她说,好象很温柔的那种吧。我是 又气又想听。剖根问底想在她那里知道更多的信息。她说,他曾说她长的很漂亮, 而且他很喜欢她这样的女子。听到这里我是又气有恨,心里默默的咒骂着他,男 人没一个好东西。小可说,他给她拿了很多的书,让她没事的时候看。我说,那 你没有主动的诱惑他吗。她说,虽然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我老是做不出来。我 近乎疯狂了。我对她说,时间已不允许久等了。按我们的原计划,大胆的实施, 我不会埋怨或是怪罪你什么的。
 
  我和小可设计了个方案,我要亲眼目睹着。所以,我在他回来的时候,先藏 在家里的大衣柜里,他要问,就说,我被朋友叫去打牌了。剩下的,就看你的表 演了。
 
             第五章疯狂的性魔
 
  当我从十五层的窗口看到丈夫的轿车开进小区院子的时候,所有的故事情节 我已和小可铺设好。听到楼梯的脚步声,我匆忙钻进衣柜里,让小可将玻璃门扇 关住。我的心紧张万分,但小可却坦然自若的表情。我想,江湖上的人到底是不 一样啊,见过大世面的。
 
  我听到房门的开启声,丈夫走了进来。小可,他在叫她。她呢。小可说,被 朋友叫出去打牌去了。听他的声音好象老大不高兴似的,哦!连家都不管了…… 小可,今天下午有个应酬,我喝多酒了。给我倒杯浓茶好吗。
 
  我家的衣柜在我们的卧室里,微弱的光线从缝隙间穿透进来,空间虽然很大, 可以坐可以站,但却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形。令我焦急难耐。
 
  小可,你过来,看看这件外套,是我今天专为你买的。(我的天啊,都买起 了衣裳了啊,好你个假正经)我感觉我气的满脸通红,真想冲出去扇他几个耳光。 结婚许多年了,才给我买过几回衣裳啊。人家才来几天,你就开始表现了啊。 
  大哥,这外套真的很漂亮。颜色是你选的吗。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颜色的。 (恬不知耻的女孩)我忽然恨起小可来了。潘多拉的盒子是我打开的,我多么想 盖上它啊。
 
  我的想法开始零乱起来,不知如何是好。是尽快的出去呢。还是继续呆在这 里看下一步呢。我的理智是模糊的,我感觉此时我象是做梦。疯狂的心魇令我变 得怪诞,好奇及一种奇妙的想法让我的心开始激动起来。这是我设计的故事,当 然,情节是要有内容的,虽然可能是变态,但我倒很想看一看我丈夫和小可做爱 的场景。我心里默默的呼唤着,小可,快啊,快点用你的诱惑来感染他,快点倒 入他的怀抱……
 
  大哥,要不,你去冲个澡吧,那样你会好点的。
 
  不,我现在不想洗,就是头有点晕。小可,你真的很漂亮。
 
  大哥……
 
  小可,过来,坐到我身边来。(哈,经不起女人诱惑是男人的通病)
 
  这样不好吧,大姐知道了……
 
  没关系,她又不知道。(男人要没女人的严防死守,各个都容易学坏)…… 
  我只听到微弱的电视声音,却没有了他们的说话声。我想,可能是坐到一起 了吧。我怎么办啊,真是急死我了。看又看不到,管他呢。我决定走出去。我将 衣柜门轻轻打开,蹑手蹑脚的走到卧室的门侧,伏在那里窥探。不过,就是他们 真的做爱了,他们也不会进我这个房间的。因为,我对小可已交代过的,他真的 要你的话,可以在沙发上,或是你的房间里,绝对阻止他进这里来。
 
  在我窥视的眼前呈现的情景令我不知所措,有种奇妙性爱的快感和剧烈的渴 望使我昏眩。他抱拥着她,她在他的怀里扭动着,蜷缩着……尽情的亲吻,抚摸 的冲动是疯狂的。
 
  我的心开始激烈的跳动着,嘴唇干燥而炽热。难以呼吸,难以自控。好似亲 眼看着A级的情爱电影,但这却是真实的。而且是我的爱人当做我的面和其她女 人做着爱。情绪是复杂的,虽然,很想冲过去,大喊一声,狗男女。也很想杀了 他们。但,眼前所目睹的情景,令我性欲之网张开,奇妙的感觉充满刺激性,而 这种刺激性却是从未有过的快感。我的下身猛烈的抽搐着,我不由自主的用手轻 抚着……喘息声响起。
 
  他脱掉了她的外衣……随后,她赤身裸体的被他压在沙发上。他疯狂的用手 抚摸着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的确是诱人的,丰满而坚挺,我感觉到了那柔嫩的光 滑。他伸出曾亲吻我的舌尖,在她的乳房上吸吮。手在她的下身按摸着…… 
  小可此刻在我的眼里变得陌生起来。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在我的心灵深处, 多了份仇恨的诱惑。她闭着双眼,轻声呢喃着,双手解开他的衣裤……那曾属于 我的" 东西" 挺拔的耸立着,在她的手里晃动着。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将她的双腿高高抬起,放在他的肩膀上。这种动作和姿 势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了。也是我所喜欢的。他猛烈的进入她的身体,那种抽动的 力量使她的肉体摇晃起来,我感觉她已忘记了我的存在,因为,她的喊声是肆无 忌惮的狂放。
 
  此时此刻,我的理智已失去方向。心的跳动已逼近嗓子眼,窒息的感觉令我 无法呼吸。我鬼使神差的移动着脚步,渐渐的走到了他们的身后。
 
  零距离的观看着男女云雨之事,那种刺激让我欲火中烧,激情的翅膀敞开, 性的潮水尽情的泛滥。
 
  他很快的就结束了。也许是太过于激动的缘故,我想,他是早泄了。他趴在 她的身上,臀部上有汗液溢出。她的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部,侧脸抬头的瞬间, 她看到近在咫尺的我。她惊恐的喊出了声,然后,推开他匍匐的身体,快速的用 外衣裹住赤裸的躯体,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
 
  他意识到了不详的感觉。回头的瞬间,他的眼神同我的眼神碰撞。他此时的 尴尬是难以述说的。我感觉我好象是冷笑着走到他的面前,我站在他的面前一言 不发。他诚惶诚恐站在我的面前,我可以感触到他急促的呼吸。
 
  小可正欲转身离去。被我吆喝住了。我说,你就坐在那里不要动。我的丈夫 惊恐万分,嘴唇动了动,想要说话,却欲言又止。我伸出一只胳膊搂抱着他,一 只手触动着他已软弱的" 东西".看样子,他是吓坏了。他真有点可怜。 
  我的大脑已成为一片空白。但我却清晰的渴望着这种疯狂的做爱方式。我的 情欲的焦渴告诉我,我现在极为需要他的疯狂。我的眼睛有种灼热的感觉,我想, 可能我的眼已变为红色的了。
 
  我对他说。不要怕,你什么也不要说。我不怪罪你,我现在需要你。我喜欢 这种疯狂。
 
  我顺势倒在沙发上,小可就坐在我的旁边。我对她笑了笑,你做的很好。不 要离开。
 
  我拉住丈夫的手,看样子,他的酒还真的是喝多了。身体有点摇晃。表情木 纳而惶恐。我渴求的望着他,来吧,解开我的衣服好吗。不要怕,大胆点好吗。 他看了小可一眼,我随即说,没关系的。她在这里不是更好吗。
 
  他终于开口了,这是你自找的啊。不是我的错。不要怪我。随后,他将我的 衣裤撕扯开,我撑起了双腿,一只手紧紧的抓住小可的手。他的下体急速的膨胀 起来,我的一只手猛烈的抽搓着它……
 
  他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的眼始终的看着他。但我的呼吸已不是很规则了。我 的身心开始沸腾起来,理念中我发觉我已不我自己。他和她的身影在我的面前变 得模糊,我撕心裂肺的喊叫着,但我的喊声变得恐怖。我将他的一手放在我的乳 房上,他重重的揉抚着。我的舌尖伸出来,在他的嘴唇间肆意的吻吸着……时间 维持的很长久,在这种境况下,我本是极易的达到高潮的,我却控制着自己。不 停的喃喃自语,快点,再快点,我要你……
 
  兴奋的快乐和刺激,高潮的跌延起伏,性爱的极度疯狂和妙感,使我的理智 变得畸形。在这种做爱场景和方式中,我似乎找到一个理想的切如点,令我的激 情痴狂,也令我的高潮奇幻无比。那种感觉和美妙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述的。然而, 过后的情景却充满着悔恨和失落。而且莫名的增添了一种仇杀的意韵。从而,真 正的堕落,沉沦和死亡正淹没着我的灵魂。
 
             第六章未知的结果
 
  性的魔爪在人性中肆虐。铸就一个正常的人并非很容易。虽然,我们都在极 力的掩饰或是包裹内心的虚伪,而无法回避和逃脱的灵与肉的搏斗,最终的结局, 理智也许会成为暂时的上风,但真实的自我丑恶却无法从性灵中驱走。
 
  对于故事的主人公和情景是现实的真实,并非虚假的构造。也许,真的性欲 能让人变得疯狂,变得畸形或是精神及灵魂的变态。但我们都无法拒绝那种人性 中的诱惑。陷的浅或是陷的深,关键看自身的把握,距离远了,可能就真的是有 问题了。
 
  故事的结局,我不知道如何的写。我的想象是有限度的。因为,亲身经历者 只是三言两语的诉说。她目前的家庭还是如初,但幸福与不幸福;分和离,或是 她内心世界的真实想法及对未来的所思所望,我就不得而知了。但那第三者的女 子却已远去,她得到的已经得到了。而主人公呢。可能也有所得到,但真正失去 的又是什么呢。
 
  性是恼人的。恼的人一生都在经受着它所给予人的磨难。一切美好无比的事 物都有危险性,而性就是这美好危险性的最鲜明代表。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正说 明了这点。但身为人,又有谁能食色而不欲呢。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