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作者:不详
[乱]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619字
下载次数: 47



 

             乱(一)做爱第一步
 
  因为三叔要娶新媳妇,十六岁这一年我又回到了桥莲村,小的时候爸妈在外 面,把我放在老家,我一直住在三叔三婶家里,三叔三婶好像一直都生活得那么 好,对我也那么好,他们没有孩子,就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儿子。所以听说发生了 这种事,真是又是惊讶又是伤心。
 
  来接我的是堂姐,我在大伯家里吃了饭,我感觉到三叔的事情给大伯也带来 了一定得影响,在路上堂姐就告诉我,好像说三叔这次要娶得媳妇来路不正,村 里人都在说闲话,我想这应该就是大伯烦恼的原因吧。
 
  吃完饭已经是傍晚,村子里的夜晚好像来得特别的早,周围已经有些灰蒙蒙 了。我心里一直想去看看三婶,害怕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太大,也不知道她变成了 什么样子。从堂姐那里得知三婶现在一个人住在原来爷爷他们的老屋子里,我就 匆忙向那里赶去。
 
  老屋很大,当年全家人都住在这里,后来叔叔伯伯都搬离了这里,再后来爷 爷也去世了。本以为从此以后这房子就没人再来了,没想到现在三婶又孤零零地 住进了这里,一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股子的辛酸。
 
  一进门就看到了三婶,正坐在灶台后面烧饭,火光下面她的头发有几缕吹落 开来,看她的样子,却好像和五年前的一点儿也没有改变。
 
  「婶婶!」我叫了一声,看到她转头向我这边望过来。
 
  「阿东!」三婶立刻认出了我,高兴地朝我几乎是小跑了过来。到了我面前, 她上上下下地大量我一遍,然后兴奋地摸着我的脑袋,「高了,长这么高了!都 高过婶婶了!你走的时候,还只有婶婶肚脐眼这么高呢。」
 
  「婶婶,你记错了吧。我记得是有这么高那!」我在三婶胸前比划了一下。 
  三婶把我拉到桌子旁边坐下,「你都是婶婶奶大的,婶婶怎么会记错。记得 你走的那年,你还舍不得婶婶,你妈妈怎么拉你也拉不动,就抱着婶婶不放。」 
  当年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如今提起,人事两非,真是说不出的伤感。但是 婶婶好像一直是那么高兴地样子,和三叔的事情就像没有影响到她一样。我终于 忍不住了,问她:「婶婶,你和三叔怎么了?」
 
  「你去过那边了?」三婶问我,脸上露出了一丝沉重。
 
  我摇了摇头。
 
  三婶又变得十分快活起来,把我的手拉到她腿上,「我就知道你还是疼婶婶, 先到婶婶这里来了。」她顿了顿,道,「你三叔这个糊涂虫,也不知道哪根筋短 路,让一个狐狸精给迷住了。我看他什么时候让那个狐狸精把魂给吸光了!」 
  「三叔不会是那样的人吧?」我问。
 
  「阿东,婶婶本来也不信,谁也想不到的事情,这都是命里做定的事情。怪 就怪你婶婶命不好,幸亏婶婶还有阿东在,阿东啊,婶婶以后就要靠你啊。」 
  我向婶婶点了点头,「婶婶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三叔回心转意的,我去把 那个狐狸精赶走。」说完我就准备起身。
 
  婶婶把我拉住,按在凳子上坐下来,「婶婶知道你一定能赶走那个狐狸精, 婶婶就在等着阿东回来呢。不过今天天晚了,你在这里睡一晚,明天再去。」 
  「婶婶,我要和你睡一个床。」一边看着三婶吃饭,突然说。
 
  三婶带着明显的笑意吃惊的看着我,「都这么大了还要和婶婶睡啊?你能都 娶媳妇啦!」
 
  「你不让我和你睡一个床那我就到三叔那里去了,我也不把狐狸精赶走了。」 
  三婶朝我笑了笑,「阿东还是个小孩子啊,好好好,反正也没人知道,不过 你可不好告诉别人啊。不然要说我们两个……」三婶没有说下去,继续吃起饭来, 我却不依不饶,追问道:「说什么?」
 
  「你小孩子不懂。」三婶道。
 
  「你刚才不是说我已经是大人了吗?」
 
  「那你说,两个大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睡一个床,算什么事?」三婶笑着 问我。
 
  我当然知道那算什么事,但是想和三婶再睡一个床的欲望却是这么强烈,于 是我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似得看着她,没有回答她。
 
  说来也怪,经过刚才三婶的那个问题之后,我发现我看三婶变得和之前不一 样了。这几年来随着身体的成熟我对男女的事也知道了不少,尤其是在高中的时 候偷偷看了一些被禁止的书,那其中的情节也曾让我久久不能忘怀。三婶在我眼 中一直是一个很迷人的女人,现在我终于发现为什么每次想到那些充满了刺激的 情节的时候我总是是一个体态丰腴的女人,因为三婶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我早早地躺在床上,四周只剩下昏黄的灯光,楼下是隐隐约约的水声,也不 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影子终于来到了床前。三婶脱下她的外衣,我看到她的影子 穿过床向我靠过来,我连忙闭上眼睛。三婶掀开被子钻了进来,一股迷人的暖想 飘到我的鼻子里面,灯灭了,我从床的一头翻了个身,轻轻地抱住了另一头的三 婶。
 
  三婶把我推了推,没有推动。「放开。」她的语气很低,可是有似乎很坚定。 
  「婶婶,让我抱着你睡吧。不然我睡不着。」我央求着。
 
  三婶没有拒绝,我抱着三婶丰满柔软的身体,那些情节竟然情不自禁地从我 脑海里浮现出来,在心里的另一面我告诉自己不能去想,可是这个想法在本能的 面前显得那么脆弱荒谬,我的身体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为了掩饰,或者说是为 了满足我的欲望,我把三婶抱得更紧,让身体和她的贴在一起。
 
  三婶明显的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她的身体开始不安起来,然后她像是感觉到 了什么,身体突然颤了一下,她用力地把我从她身体上推开,「阿东,别闹!乖 乖睡觉,不然婶婶就不和你睡了。」
 
  三婶的语气已经容不得我再多说了,同时我也因为刚才的窘迫而畏缩了,虽 然心里还是有着渴望,理智和恐惧此刻却战胜了欲望。
 
  这一夜变得十分漫长,我没有睡着,我知道三婶也没有。天快亮的时候三婶 就起床了,下楼去做早饭。等我起床下去的时候,早饭刚刚做好,三婶高兴地招 呼我吃早饭,好像昨天晚上的事她已经完全忘记了一样。让我扫去了一夜的烦恼, 吃完早饭,我就去三叔家了。我知道我有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就是让三叔和 三婶重新和好。
 
  进了三叔家的院子,一个穿着农村女人几乎不穿的裙子的女人正在院子里洗 衣服,头上的头发还没有梳起来,她看着我,带着疑问的神情。
 
  我没有理她,朝屋子里喊:「三叔!」没有人应,她站了起来,手在围裙上 擦了擦,「是阿东吧?你三叔还没起呢。你先进去坐,我去叫他。」这个女人居 然已经知道了我,我到屋子里坐下,奇怪的是三叔真的还没有起床。这个女人想 必就是三叔要娶的媳妇,果然长得有些好看,但是看上去又不像是三婶说得那样 像个狐狸精。肯定是隐藏起来了,我对自己暗暗说,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她和三 叔拆散。
 
  她去了好一会儿,终于和三叔一起下来了。「阿东,来拉!」三叔还是那个 样子,只不过有一些瘦了,三叔让我站起来,大量了一遍,「这么高了!」他高 兴地说,「有五年了吧?长这么快!」我和三叔聊了很久,这时间那个新三婶一 直在院子里洗衣服,我觉得现在还不是和三叔谈三婶的时候,所以一直没有说。 
  新三婶洗完了衣服,就进去厨房做早饭。
 
  「阿兰,过来。见见阿东。」三叔又对我说,「阿东,这是你新三婶。」 
  「阿东。」她叫了声,我没有应,也没有看她。
 
  「三叔……」我已经忍不住要对三叔提起三婶了。但是三叔立刻挥了挥手, 示意我不要再往下说。
 
  「你要是听你三叔的话,就不要信你三婶乱说。以后阿兰就是你三婶,关于 你那个三婶的事你就不用和我说了。」
 
  没想到三叔的态度这么坚决,现在想要说服他显然只会更糟,于是我没有再 说下去。
 
  在三叔家吃了午饭,三叔和那个新三婶一直有说有笑的,我感觉到三叔对这 个女人的迷恋真的很深,看来想要拆散他们真的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吃过饭 我就回三婶那边去了,反正在这边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做什么了,还是先去和三婶 商量一下吧。
 
  我把三叔的情况向三婶说了一遍,看得出来这让她有些不安,但是她还是掩 饰了这种不安,我因为没有做到什么事,心里也十分失望,反而是三婶先笑了起 来:「不管这个事,阿东,你看着吧,这个狐狸精很快就会把你三叔掏光,到时 候你看你三叔怎么个死法。」
 
  「婶婶,那你也不救救三叔?」
 
  「救?自己要死谁救得了他!你三叔他快活着呢,他才舍不得那个狐狸精那!」 
  三婶的表情变得渐渐难看起来,情绪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我看到她的眼睛里 有些湿湿的,知道她的心里其实很难过,可是她还是要装的没事似得,「那个臭 婊子!勾引男人,迟早烂了她的穴!到时候你个死人也跟着她一起烂!」三婶没 有再骂下去,因为自己的眼泪已经再也忍不住了,她就在我面前痛哭起来,这让 我的心里像是在搅动一样的难受,我把她拉到屋子里坐下来,一边安慰她,一边 也陪着她低声地骂人。
 
  「你学这些话干吗?」三婶擦着眼泪,笑了起来。「好的不学,净学这些个 下流东西。」
 
  「有这样的婶婶,我想学好也做不到啊!」
 
  三婶在我头上「狠狠」拍了一下,她的眼泪慢慢地干了,她又变得像前不久 那个充满活力的女人一样,利索的站了起来,「晚上吃什么?婶婶给你买去。」 
  「婶婶做什么我都喜欢吃。」我高兴地说。可是亲爱的婶婶啊,你知不知道 我最想吃的其实就是婶婶你啊。
 
  这个晚上我像昨天一样早早地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努 力地不去想三婶,害怕自己又像昨天那样。今天很晚三婶才上来睡觉,我感觉到 她躺在我旁边,身体散发的香味还是像毒药一样侵蚀着我的抑制力。「阿东。」 
  迷蒙之中我听到婶婶轻声地呼唤,就应了一声。隔了一会,三婶才说下去: 「你是不是也被那个狐狸精迷住了?」
 
  「没有!」我马上回答她,「有婶婶在,那个狐狸精怎么也迷不住我的。我 还要把她赶走呢,婶婶,迟早我会把她赶走的。」
 
  三婶轻声地笑了笑,过了一会,又说:「阿东,今天怎么不要抱着婶婶睡觉 了?」
 
  「婶婶你又不让我抱。」我略带欣喜地说。「谁让你那个……」三婶好像有 点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哪个?说嘛,婶婶。」我追问着。
 
  「谁让你不老实了。要不是婶婶把你推开,说不定你就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我哪里不老实了?」
 
  「别和婶婶装傻了,婶婶还以为你是个小孩子呢,原来阿东早就变成一个大 人了。」
 
  我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婶婶的手突然探到了我的下身,我感到我的胯间被 一只手覆盖了,然后这只手进入我的短裤,把我不知何时已经勃起的肉棒握在了 手掌中间。
 
  「都变这样了,你还不承认?」一边说着,三婶轻声笑了笑,一股暖流从我 的耳边滑过,带着迷人的香味。没想到三婶居然这么做,一时之间胯下的老二有 点受宠若惊,更是变得膨胀起来。
 
  三婶感觉到它的变化,温热的手掌裹住那火热的坚硬,一边轻轻来回拂动, 一边说:「像你这么大了这样是很正常的,哪个男人到了你这个年纪不想做这个 事情的呢?婶婶虽然不能和你,但是还是可以帮你的。总比你忍着难受好是不是?」 
  「婶婶。」我轻声地呻吟起来,身体向三婶那边贴近,手掌也落到了她的臀 部,那丰腴地两座肉丘上面轻轻地抚摸起来。三婶像是起了一些变化,一阵阵浑 浊的喷气暖融融地在我脸颊一边不断流过,我的手开始在肉丘上变得用力,不时 的捏揉起来。
 
  三婶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却像是雷声一样冲击着我的神经, 一面她的手也开始用力,速度也开始变快,我把头埋到她柔软的胸口,感觉一种 越来越美妙的感觉正在穿过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汇聚到了肉棒的端口,接 着我就射精了。
 

             乱(二)做爱第二步
 
  「这么几下就忍不住了。」三婶下床拿来了纸,「快擦干净睡觉。」
 
  「婶婶,」我把擦完的纸递给三婶,「还黏糊糊的,难受。」
 
  「那你到楼下去洗洗。」三婶把纸丢了,钻进被窝里面,「不是黏糊糊的吗, 怎么不去楼下洗洗。」
 
  「我怕冷。」我向三婶那边靠了靠,「婶婶,你搂着我睡吧。」
 
  三婶向我转过身子,轻轻把我抱在怀里,我的头枕着三婶的胳膊,滑溜溜凉 丝丝的很舒服,三婶的胸脯是那么柔软饱满,是这个世界上我最舒服的窝,一旦 投入了这个漩涡之中,一切的烦恼立刻就烟消云散了。
 
  「快点睡觉,不早了。」三婶低声地嘱咐着,时间好像回到了过去,我真的 希望就这样停止下去,一辈子都这么安心幸福。
 
  天不知不觉亮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依旧在三婶的怀抱里面。这个时候她 竟然还没有醒过来,呼吸间三婶乳房的美妙气味立刻像是兴奋剂一样刺激了我, 我轻轻仰起头看了看三婶,姣好的面容露出红润的光泽,睡得似乎还很香甜的样 子。
 
  我心中不禁一阵欣喜,同时也泛起了那么点油然而生的欲望。抽出一只手从 背后解开三婶的乳罩,厚厚的乳罩吃力地包裹着这两团成熟的奶子,此刻已经被 我退开,我甚至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熟悉的乳香,如今已蕴含了更多的诱惑成分。 
  三婶的奶子在我的一只小心翼翼的手掌下变着形状,我不敢用力生怕惊醒她, 软绵绵的感觉如同烈火一样点燃了我身体某一部分充满了渴望的导火线,肉棒几 乎是在一刹那变得坚硬膨胀,顶在了我的残留着固态精液的内裤上,有种十分难 耐的感觉。
 
  缓缓地把裤子推下去,翘起的鸡巴迫不及待的找到了三婶光滑的大腿,我轻 轻地把三婶的奶子托起,终于含住了那如赤褐色晚云环绕下的乳峰。就在我正忘 情地吮吸着三婶久违的乳房的时候,三婶却突然动了一下身子,她的身体和我的 分开了,我扬起头,看到三婶的目光正对视着我。
 
  「害不害臊啊,这么大了还要吃奶?」三婶笑着说,「婶婶的奶子里面早就 没有奶水了。」
 
  「谁让我肚子饿啊,婶婶的奶子又这么香,真想一口咬下去。」
 
  「你真以为是馒头啊。饿了起床,婶婶给你做早饭。」
 
  「我只要吃婶婶的两个大馒头,别的东西吃了也不止饿。」三婶朝我调皮地 笑了笑,然后一把将我拉到她的怀里,让的脸贴着她的胸脯,她抱得我那么紧, 几乎让我快窒息了,但是又是那么陶醉,这就是所谓的温柔乡吧。
 
  三婶还不停地晃动着身子,她的奶子擦着我的脸,「让你吃,吃啊,让你吃 个够。」「怎么样,吃够了没有?」三婶松开我,对刚经历了窒息痛苦的我说。 
  我故意低着头不看她,然后突然一翻身把三婶压在身子下面,一张又饥又渴 的嘴二话不说的咬住了三婶的奶子,一只手也紧紧地按住了另一半,发泄似得拼 命揉捏起来。我像在品尝一件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已经完全陶醉在它的芬芳馥 郁之中,无法控制的口水濡湿了三婶的奶子,看上去更是显得晶莹诱惑。
 
  三婶似乎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击打乱了方向一样,在我疯狂的袭击之 下她也放弃了反抗,此时此刻我想她也被身体里面的欲望与快乐给笼罩了,曾经 她用自己的乳房满足了一个孩子的需要,现在她又用自己身体的同一个部分满足 了同一个人的不一样的需要,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满足。
 
  我们都沉浸在这个气氛里面,感受着自己身体里本能的渴望渐渐地开始掌控 我们的理智与身体。我的手已向三婶的下身划去,顶着那最后一层障碍昂首怒立 的老二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在召唤我去为它解开最后的枷锁。
 
  就在我把三婶的内裤往下退得时候,三婶突然像是中了电一样浑身痉挛了一 下,她坐起来,把我的手臂拉住制止我的动作。「阿东,不好这样。」三婶一边 还带着微微的喘息,一边带着坚定说,「你可不能祸害婶婶啊。」
 
  三婶的手紧紧地拉住她的裤头不让我往下拉,我抬头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 极端的渴望,「婶婶,我的亲婶婶,我怎么会祸害你呢,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婶婶,我真的很难受啊,你就帮帮我吧。就一次。」
 
  三婶不顾我的乞求,她的眼睛里虽然带着一点为难,但是却坚决地把我拉开, 「好阿东,除了操穴婶婶什么都答应你了,那个真的是不行的啊,你让婶婶以后 怎么做人呢。婶婶知道你难受,婶婶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三婶让我侧躺在床上,拱起大腿,然后用手握住了我坚挺的鸡巴,一边套弄 一边温柔地抚摸着鸡巴蛋。她把奶子挪到我的面前,说,「来,你不是要吃婶婶 的两个肉馒头吗?」
 
  我又一次含住了三婶的奶子,像是报复她似得用牙齿咬他的奶头,引得三婶 一阵呻吟,嘴里发出「嘶嘶」的叫声。「死阿东,你还真得咬婶婶的奶子啊!」 
  三婶抱怨着,却说,「不要紧,吃吧,婶婶的奶子就是用来给你吃的。」 
  她这么一说我就没有在用力地咬了,三婶的奶子上印下了深深地牙印,让我 不由得心痛起来,我怎么会下这么重的口呢,我在心里狠狠地责备了一下自己。 
  「婶婶,」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叫她。
 
  「恩。」三婶应道,见我没有说下去,便注视着我,她也许是看到了我眼睛 里的狡猾的神色,道:「说吧,在打什么鬼主意。」
 
  「说了你要答应的。」我说,「你刚才不是说什么都答应我的吗?」
 
  三婶朝我狡猾的笑了笑,「还不好意思了,说吧,婶婶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 算数了?只要不是那个事,婶婶都答应阿东。」
 
  「让我操你的奶子。」从黄色小说里看来的那些情节早已不知几遍在我的脑 海里出现过了,既然不能操穴,能有这么迷人的奶子操,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情啊。虽然心里充满了兴奋,我还是担心三婶不会答应我的要求,她一定没有经 历过这样的事情,也许还会以为我发疯了呢。
 
  事实也正是如此,但幸好没有我担心中的那么严重,三婶听了我的话,一开 始用疑惑的眼神注视着我,好像是要看出来面前的这个少年到底在想写什么似得。 
  但是没一会她就笑了起来,像是审问犯人一样问我,「婶婶还真没想到阿东 现在都变成一个小色鬼了,这种事情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学的啊。」我神秘地对她笑笑,「婶婶你可不能反悔啊。」支起身 子,把依然挺立着的鸡巴放到三婶的胸前,看着她。
 
  三婶的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开始微微泛红,看来她的确是没有经历过这样 的事情,我知道她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把鸡巴放到她的两个大奶子中间,「婶婶, 你帮我弄吧,就这样上下夹弄很简单的。」
 
  三婶理解了我的意思,她慢慢地支起身子,对我发出一个没有想到的神色, 然后低下头看着那血脉喷张、朝天耸立的鸡巴,「阿东真恶心。」
 
  我让她用双手扶住奶子,然后把鸡巴嵌进三婶软绵绵的乳沟中间,一丝凉意 传过滚烫的肉棒,三婶开始上下套弄起自己的奶子,龟头随着她的套弄不时的透 出,好像和我一样在发出舒畅无比的呐喊一样。
 
  「婶婶,好舒服啊。」我一边享受着一边说,「婶婶的奶子真是为我准备的。 婶婶你看,鸡巴头露出来了。」
 
  「真恶心,婶婶才不看那。」三婶抬起头看着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婶婶,你快看啊。你不是什么都答应我的吗?」我压抑着身体的兴奋道。 
  三婶看似无奈的又低下头看着鸡巴一进一出,然后她又抬起头,嗔似的对我 说:「不看了,臭阿东,你是想要让婶婶被你的东西喷一脸是吧!」
 
  虽然我看过的那些黄色书里面,到最后男人很喜欢把精液喷射到女人的脸上, 我也觉得那样很刺激,但是对三婶我却没有这么想过,三婶如同撒娇的样子进一 步刺激了我的神经,忍耐多时的射精冲动在三婶的奶子中间再也无法控制了,我 的喉咙里发出十分舒畅的低吼,用力挺了挺腰配合最后的冲刺,三婶像是也预感 到了似的,双手的速度变得更快,在三婶嘴里发出的销魂的呻吟声中滚烫的精液 又一次喷射而出。
 
  我们躺在床上,我帮三婶擦着她脖子上和胸口的精液,三婶的脸上潮红未退, 眼中带着迷离似得看着我,「小色鬼!这下你满意了吧,弄得婶婶满身都是你的 恶心东西。」
 
  「这怎么能是恶心东西呢?」我说,「人不是都是这东西变出来的吗,还有 很多人吃这个东西呢!」
 
  至少书上是这么写的。但是三婶明显觉得我是和她开了一个很恶心的玩笑, 她用力地推了我一把:「你可别想让我吃这个东西,恶心死了。」三婶拿过我手 上的纸,穿好衣服下床,「饿了吧,婶婶下去给你做饭,你再躺一会儿,好了叫 你」
 

             乱(三)做爱的插曲
 
  在床上全身软绵绵地躺了不知有多久,脑子里想的净是些和三婶一起在床上 缠绵的情景,竟然没有感觉到三婶已经站在床边收拾着被子。「叫你怎么不应啊?」 
  三婶一边收拾一边问我。
 
  她一把掀开被子,一股凉风浸透了我的全身,刚才因为幻想不知不觉之间又 一次变硬的鸡巴尴尬地在空气里面晃了晃。三婶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继续收拾着, 「快起来!这么大了还赖床。」
 
  穿好衣服下床,从背后轻轻地贴着三婶因为弯腰而微微翘起来的屁股,一双 手按在她的腰肢上面,坚硬的肉棒舒服的在三婶丰满的臀部摩擦着。
 
  三婶用力地在我的手上拍了一下,身体随之扭动想要摆脱我的依附,「别闹 了,吃早饭去。还要把这些东西都洗一洗,脏死了。」
 
  从后面把手勾到了三婶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身体向她靠去,我享受着这肉 体接触的快感,在三婶的耳边说:「要说脏,婶婶的身体上不是还有东西没有洗 掉吗?要不现在让我帮婶婶洗个澡吧,都是婶婶在让我舒服,也该让换我让婶婶 舒服舒服了。」
 
  我像是寄生虫一样附在三婶的身上蠕动着,嘴唇在三婶的脖子上滑动。我感 觉到三婶的身体有一种想要松懈下来的冲动,但是她立刻又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 三婶把自己胸前的一对魔掌扳开,下身向后用力的一顶,正好顶在我可怜的老二 上面。我的身体抽搐一样地往后退了退,拉下裤子让它整个儿露在外面,「好痛 啊,骨头断了。」我向三婶抱怨。
 
  三婶回头看了看我,笑着说:「断了活该!你是驴子是不是,就不能歇会儿?」 
  没想到三婶竟然这么残酷地对待它,老二真有一种想要立刻刺入她身体让她 像是书中被肉棒征服的女人一样从此对它肃然起敬的冲动。「什么时候一定要让 你知道它的厉害。」心里充满了渴望的暗下决心,现在也只好下去吃饭了,经过 刚才的折腾之后,肚子还真是很饿了。
 
  虽然不出去干活,但是三婶一天的生活还是显得那么忙碌,好像她总是有事 情做。洗衣服、洗碗、整理东西,也许是她停下来的话自己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 吧,劳动可以让人忘掉别的事情,虽然我一直在等着三婶停下来,我想和她说说 话,当然也想和她再亲热亲热,可是三婶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的这种对我来 说十分强烈的欲望,应该也被包括进了三婶不知不觉之间抛到脑后的所有事情中 的一件。
 
  走出屋外,第一次感觉阳光是这么强烈,我在门口站定了一会,还是决定去 三叔家里看看。
 
  三叔似乎又不在,走进屋子,新三婶正坐在凳子上看电视。我正想离开的时 候,她站起来从背后喊:「阿东啊,怎么不进来坐?」
 
  「三叔呢?」我问她。
 
  「进城里干活去了,坐一会。」她一边招呼我,一边跑去倒茶,本准备走的 我也只好先坐了下来。
 
  新三婶给我递了茶,从旁边搬了一张藤椅放到我面前,她拍拍藤椅上的绒垫, 说:「坐这个吧,很舒服的。」
 
  就在我想要摇头的时候她却把我从凳子上拉了起来,我只好在藤椅上坐下来, 垫子很厚,确实挺舒服的,可是面对着这个女人心里总是有一点别扭。「舒服吧?」 
  她在我旁边坐下,问我。
 
  我点点头,喝着茶。感觉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一杯茶很快就喝了一半, 我站起来,「三叔什么时候回来?」「傍晚的时候吧,」她也站起来。「我先走 了,到时候再过来吧。」我放下茶杯,往外面走。
 
  「阿东,」新三婶叫住我,我转身看着她,她的眼睛里有一点迟疑的神色, 「你是不是听到一些说我的什么不好的话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她像是认真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就这么走了,只 好又过去在椅子上坐下来,问她:「我也不了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在城里边给人洗头,但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我不做那个事情的。」她 也坐下来,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看我,显得有些局促的样子,「我给你洗个头吧, 你头上有点脏了。」
 
  「不用不用。」我摇着头,「我这么点头发自己回去洗洗就好了。」
 
  「我在城里给人洗头也是收钱的,现在白给你洗你还不乐意啊。」她笑着对 我说,一边不容我再拒绝,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她把我带到隔壁的小屋,几乎每户人家都有这么一个小屋,用来放一些杂物, 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浴桶,一般洗澡的话都是在这里面洗。我看着这个浴桶,疑 惑的看着她:「在这里面洗?」
 
  「外面你不怕别人看见了说闲话吗?」她挽起袖子,把头发往后夹了,「这 个桶太大了,我去拿个脸盆来。」新三婶拿来了脸盆和热水,又出去搬来了藤椅 和一个小凳子,她让我在藤椅上坐下,自己坐在我对面的小凳子上,把水壶里水 倒了点在脸盆里,「烫不烫?」她问我。
 
  我用手试了试水温,摇摇头。新三婶把我的头压低,让我闭上眼睛,水从我 头顶上流淌下来,她的手在我头上一会儿揉揉头发一会儿捏捏头皮,真的是挺舒 服的。「怎么样,舒不舒服?」「舒服,」
 
  她在头上不知揉捏了多久,我感到整个头都酥麻了一样地舒服,然后又是一 阵热流从我头上流淌下来,等这热流结束,我睁开眼睛,在我视线的斜下方是一 对随着身体运动而不断晃动的奶子的轮廓,在衣服下面画着迷人的图案。
 
  我心里一下子有些收紧,身体几乎要颤抖了,这么近距离地看着这如此勾人 心魄的美妙画面,刚在三婶那里求欢为果而生生压抑下去的欲望义无反顾地冲到 了我的脑子里面,随之产生的是身体某个部分的自然变化。
 
  新三婶帮我擦干了头发,把毛巾放到我的手里,我的脑子里是一片迷茫,同 时怕下面的变化会被她发现,就用毛巾遮住她的视线。我看着她起身去外面倒水 留给我的那个臀部裙子变形的背影,努力想要平息下去的欲火终于彻底征服了我 的理智。
 
  用下半身思考的后果有时候是很严重的,等她回来的时候我还是呆呆地坐在 那里,对着可能暴露的凸起显得力不从心。新三婶应该并不知道我所面临的窘境, 只是奇怪我为什么还坐在那里,她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看她向我靠近,赶忙低下头遮住身体。
 
  「肚子疼吗?」她低下头问我。
 
  我看到她的胸前那鼓鼓的垂落,甚至看到了奶头凸起的轮廓,我痛苦地摇着 头,希望她不再问下去。可是新三婶像是不依不饶似的反而更靠近我,想要知道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咬了咬牙,直起身子,宽松的裤子上如此明显地支起了帐 篷,我看到她的眼神已经注意到了那里。那一刻我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我以为她会尴尬地离开,可是她却装作没看到似得在我对面坐下来,她的手 放在我的腿上,抬起头看着我。反而是让我变得有点羞涩起来,我避开她的视线, 还是一片混乱。
 
  「阿东原来是那里难受啊。」她说,像是面对一个无知的孩子,「要不要让 婶婶帮帮你呢?」
 
  说出如此淫荡的话,实在是让我始料未及,我心里一下子变得踏实了许多, 暗想原来你还真是一个骚货,表面上却装作无知的样子点了点头。
 
  新三婶把凳子向我靠了靠,她的手拉住我的裤子往外退,我的鸡巴就这样直 挺挺地裸露在她的面前。她用手握住我的老二,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我,像是看 着一只听话的猎物,带着一点得意神色,而在我眼中,却变成赤裸裸的淫荡和勾 魂。「怎么样,舒不舒服啊?」一面上下套弄,一面问我。
 
  「难受,涨的难受。」
 
  「很快就舒服了。」新三婶更用力地套弄起来,她不知道我刚刚就已经射过 一次,所以虽然很舒服,却还可以忍住。也许她也开始奇怪于我的持久能力了, 抬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舒服吗,舒服就射出来啊。」这一次我也惊讶于老 二的耐力了,新三婶以为是我还不够兴奋地原因,她把衣服往上一拉,两个浑圆 微垂的奶子就裸露在我的面前,果然没有戴乳罩,「想不想摸摸婶婶的奶子啊?」 
  我双手迫不及待地抓住那两团肉丘,往前一倾把她扑倒在地上,同时低下头 含住了奶头吮吸起来。新三婶发出微微的喘息声音,任由我在她的胸前的土地上 尽情地开垦着。我的手渐渐地滑向了她的裙子,一边还卖力地揉捏吮吻着她的奶 子和身体其他的部位,当我的手指进入她的裙子落在胯间的隆起上的时候,新三 婶还是被惊醒了,睁开眼睛,带着一丝惊讶的神色,手也本能地来阻止我的动作。 
  我拉住她的手把它放到我的鸡巴上面握住,然后坚决地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腹 地,掀起裙子,她没有作出进一步的反抗,似乎已经放弃了,我的手指进入她的 内裤,在一片潮湿的草丛中找到了神秘的洞穴。我的手指以一种混乱的方式在那 个饱含汁水的蜜壶里面搅拌,新三婶的头终于垂下,轻轻咬着嘴唇,她的下体正 发出一丝丝淫靡的声音。
 
  乘着她正沉溺的时候我轻轻分开了她的双腿,扶着饥渴难耐的鸡巴就要进入 她身体的时候,新三婶突然挡住了我,眼睛里泛着光泽,朝我向那张藤椅努了努 嘴。
 
  我会意地抱起她放到藤椅上,她的腿自然地架在藤椅的两边扶手上,现出极 为淫荡的姿势,我半跪着,缓缓插进了她的阴道里面,温暖湿润地肉穴紧紧地包 裹住我的肉棒,随着它的进入洞口溢出了一些泛滥的汁液,新三婶嘴里的呻吟在 压抑之下渐渐地变得低沉悠长。
 
  我沉浸在这无与伦比的快感之中,满脑子只想永远这么抽插下去,变得越来 越快,交合处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响,像是水波冲击着河岸,已变得一片湿漉泥 泞,新三婶的双腿在我的抽插之下前后晃荡,白白的肌肤如同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我把身子压低,双手抵住她的大腿。
 
  让她的蜜穴长得更开,随着我臀部的不断摆动我感觉到新三婶的呻吟变得越 来越销魂了,阴道里面也变得越来越热,一股股电流穿过我身体麻木着我的神经, 我知道我终于要射精了。新三婶也似乎感觉到了,下体里的吸附像漩涡一样要把 我的精液吸出来。
 
  新三婶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支起身子,惊恐地说:「不要!不要射在里 面!快拔出来!」
 
  她的话也提醒了我,我向她点了点头,用身体最后的力量进行了几次奋力地 冲锋之后把鸡巴拔了出来。我像是书上所写的那样,把精液喷射到新三婶的奶子 上,她的腹部也在做着痉挛地颤动,无力垂落的大腿也正说明了高潮之后的疲软。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