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博士燕姐]
[女博士燕姐]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第一次和燕姐见面很具有戏剧性,那段时间我生意不顺,整日窝在家里,心 情很烦躁,看谁都不顺脸。
 
  开学的时候,我对门来了一新邻居,是一狂热的音乐狂,虽然还没见过面, 但我长期处于她音乐的骚扰中,每天晚上她那对超好音效的低音炮里散发出的音 乐总是狂响到12点,我向来喜欢安静,在忍受了数十天惊扰后,我敲开了她的 门,没想到开门的是一小姑娘,身高1。60左右,身穿一件粉红色的长裙,笑 咪咪的小脸,披肩的长发,身材匀称,凸凹有致,看起来给人一种很亲切很舒服 的感觉。
 
  我的气当时就消了,于是虎着脸调侃她:“小姑娘你搞什么啊?每天都制造 噪音,没事做啊?你是哪个班的学生?你老师没教你不能打搅邻居吗?对了,你 怎么住在这里?本科生还是研究生?把学生证拿出来!
 
  我是你对面的!负责本楼的保安工作。“她先是一楞,接着又是一张笑咪咪 的脸:”本小姐纠正一下,本小姐不是小姑娘,也不是哪个班的学生,不是本科 生,也不是研究生,本小姐是新来的讲师,今年30岁,中文教育博士毕业,怎 么样,查户口的保安科长你满意了?“
 
  呵呵,这个小姑娘有意思。再次仔细打量她,一张顽皮的笑眯眯的小脸,大 大的清澈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杂质,怎么看也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怎么 也不会超过24岁啊,我的大男人主义又来了,“你是讲师??你30了?小丫 头,哄小孩子啊??本人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什么眼光啊?分不清老师和学生? 能看错你?”“怎么样啊,不相信啊?打赌,你输了请我吃饭?”“好啊,把你 的身份证和工作证拿出来”
 
  “燕姐,女,19**年生,职务:教师……”
 
  “怎么。还不相信?我的博士毕业证不在这里,你可以到我的电脑里看我的 博士课题和个人简历啊,怎么样,你打算请我到那里吃饭啊?”她露出了俏皮得 意的笑容。
 
  “相信想信,实在是相信,明天就请你吃饭”,我想我的脸应该有点红了。 “
 
  “该你了,保安科长,自我介绍一下,认识一下吧”
 
  “鄙人老狼,男,19**年生,本校**年毕业生,现在开一小电脑公司” 
  燕姐呵呵大笑,“不用强调,你这个样子一看就是男人,对了,你毕业怎么 还住教师区啊?”
 
  “奥,这是我老师的房间,他和家人在前边一点靖康花园住,所以这里的居 住权就归我,闲的时候我就在这边住,这边安静,怎么样,小女博士,你的风格 难道是让客人站在你门口接受你的盘查吗?”
 
  “什么啊,你还倒打一筢,你强盗一样把我的门锤开,还变成了我盘查你了, 好吧,请进吧,对了,你是开电脑公司的?那一定很懂电脑了,真是巧啊,我的 电脑刚中毒,我正不知道找谁好,你正好送上门了,呵呵”
 
  进了她的间,我先仔细打量,只见她的房间里简单而又整洁,有一种女性闺 房特有的气息,最显眼的就是那偌大的一大书柜的书,仔细找找,好象没看见男 人的用具,坐在电脑桌旁边,一边给她处理电脑一边和她聊天,“结婚了吗?” “接什么婚啊,难道30岁的女人一定要结婚?”她对这个问题反应很大,我连 忙安慰她,“我不是这个意思,顺便问问,对了,你男朋友不在这里吗?”“我 没男朋友”“真的?”我不由的一喜。
 
  看来有戏啊,单身女博士,正好住在了我对面,这不是天降美女?“当然了 没有了,本科时候谈的当初我考研他工作,分开了,以后就忙着做学校的事了, 考博,一直没谈,没男朋友很奇怪吗?对了,你关心这个干吗啊,关心一下我的 电脑能不能搞好哦”“对对,我不该关心这个,呵呵”我心里乐开了花,我要是 不能搞定这个女博士啊,那我这么多年的狼算是白当了。
 
  我一边给她调试电脑一边注意看她的文挡,知道她确实是做中文研究的,于 是专门和她谈一些文学上的话题,还好我当初也做过几年校刊的主编,还具有一 定的文学修养,我们聊的很开心,但说实在的,和一个中文博士谈文学,小狼确 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的话题她都能接住,而她的观点,小狼有些不好应 对,还好老狼的书袋虽然不如她大,但老狼足够狡猾,所以没漏出一点破绽。 
  谈天说地,一直到晚上2点多还话意未尽,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虽然我很不舍得这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博士,当时就一口吃了她,但做为一只 合格的老狼,我懂的第一影象的好坏对于这样一个一直在象牙塔里长大的涉世不 深的女博士的重要性,我知道,如果我要得到她,就必须要收发自如,在她心理 建立起一个男人该有的责任性和睿智感来,不能心急,虽然现在谈的很开心很投 缘,但如果着急的话很可能永远丧失得到她的机会。
 
  于是我很礼貌的打断她的话题,“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休息吧, 不要让你的学生们看到他们的老师昨天夜里熬夜了哦,我们真是有缘啊,我也喜 欢文学,没想到我能得到一个中文博士的邻居,以后要长期请教你哦,看你这么 多的藏书,到时候借基本你可不能不舍得啊”?“好啊,很乐意多你这样一个学 生,说本来是非借不能读也嘛”
 
  她又呵呵的笑了起来。
 
  或许是刚来武汉没朋友也没亲人,好不容易有个投缘的吧,送我出来的时候, 能明显感觉她的依依不舍,有好的开头就有好的故事,我想我的第二个博士女友 该有戏了。
 
  从此,我阁三差五到她家去借书看,借书是借口,聊天培养感情才是真。想 看书我老师的藏书不下千册。我们一起聊天到深夜也是常事了。
 
  说实在的,以我小本科的这点知识,在一个中文博士面前谈文学,确实有点 班门弄斧,虽然毕业好几年了,但一直钻营商道,学识基本没什么长进,所以我 改变方法,发挥自己的强项,跟她讲政治,讲中国于美国的体制差异,讲马克思 主义的荒诞,讲为什么社会主义不能实现等等(本文不想过多涉入政治话题,所 以不表详细),听的她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兴趣大增,当她和我谈文学的时候, 我不再复述书本上有的大众认可的观点,而是发挥想象讲自己的独特的观点,讲 到诸葛亮,我不再以《三国演义》为基础着重赞美他的智慧,而是结合《三国志 》从街亭失守。
 
  错令关羽守华容而放走曹操等几个大的关乎全局的事件来证明他也平庸;讲 到《水浒》,我也不人云亦云的讲梁山好汉的忠义,而是着重论宋江的投降主义 和他用人的狡猾和假仁假义,通过吴用用诡计把诸如卢俊义等许多本来有家有口 过着幸福生活的人逼上梁山为贼而证明他的人格的低劣,通过武松连无辜丫鬟也 杀来阐述他们的残暴。
 
  我费尽心思找到不一样的正讲上没有的观点来征服眼前这个女人(我不由的 相信,男人好色起来真是潜力无边啊,从没想到毕业这么多年自己还来这么大的 学习劲头),慢慢的,我发现燕姐听我讲的时候越来越安静,不再像以前一样我 一句话没说完她就接了过去,她总眨着大眼睛微微仰着头静静的看着我听的入神, 安静的如同一个认真的学生,有个夜晚她听我口若悬河的讲了几个小时后,突然 赞美我:你讲的比我博导讲的还精彩些,你这些观点我从没听过,我发现你讲的 比他讲的更生动可信。
 
  我哈哈大笑:“你不能因为我只是本科文凭就以为我的文学修养是本科啊, 鲁迅先生还不知道是什么文凭了,我只是不大愿意考这些破文凭罢了”我发现这 么多年我的脸已经是足够的厚了,这么恶心的话说完我竟然没红脸。我想我的第 一步已经达到了,从心理上先一点点征服了她。
 
  两个月后的一个周末,我请她吃饭,也算还第一次打赌愿吧。这个时候我们 已经是无话不谈了,本来说要打车去“三五酒店”请她的,但她非要到学校食堂 去,晕,我挑最好的点,但两个人还是一共花了30大毛,吃完饭我带她出去郊 游,我专往那些风景如画的郊区带她,她开心的像一只小鸟,飞来飞去,一会做 诗一会颂词,我不由的感叹,大学真是一个女人的保鲜箱啊,一直生活在大学的 30岁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像20岁的小姑娘,从中午一直玩到下午7点半,她 还游意未尽,傍晚回家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怎么样,累了吧,我 来背你?”“不,你有女朋友,我为什么要你背啊?”她倔强的像个小姑娘, “那我拉着你走吧,”她不再说话,我顺势拿住了她柔软的小手,她的脸刷的一 下就红了,漫漫的向学校走去,两个人无言,只有手连在一起,此刻,我第一次 理解了此处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快到学校了,她急速的挣开我的手,往前赶了几步回头给我说:你慢点走我 先走,不然我的学生看到了我不好意思,你慢点啊,不要和我靠太紧,我呵呵大 笑:“那晚饭怎么吃啊?”“小鬼你还笑,小心我收拾你啊,大不了晚饭我帮你 打回家啊,谁让我中午吃了你的了”她也笑了起来。
 
  我在校外绕了个圈子回来已经是九点了,本来打算洗个澡去她那边(每晚和 她聊天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但很不巧,没煤气了,真郁闷,我只有穿个 睡衣发呆,正在这时候,有人敲门,“过来吃饭啊”“可我还没洗澡啊,我的热 水器没煤气了”“到我这边啊,我的有”“那你了,你怎么洗啊”“当然是我先 洗洗完了你再烧啊,不过要带你自己的毛巾啊,我的毛巾可不允许你用”“好啊 好啊,我拿了毛巾马上来”我的心快跳了出来,拿了一条也不知道是洗脸的还是 洗澡的毛巾就跑的她那边了。
 
  吃完饭她洗澡,我在那里玩电脑,女人洗澡可真是慢啊,等她洗完出来已经 是11点多了,她出来的时候我基本呆了,真丝浅粉红的睡衣飘啊飘的,3点内 衣完全的现在我眼前,刚经过热水洗礼的她,全身散发着活力,我的眼睛不由的 跟着她转,她给我把水烧上,发现我在看她,“看什么看,你大姐有什么好看的, 玩你的电脑!我先去休息了,今天可真是累啊,你洗完回去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 
  我正要答应,突然发现糟糕了,回来一着急只记得往她这边跑了,钥匙忘在 外衣口袋了,“完了,我没带钥匙,进不了门啊,”“那怎么办啊?不是要把门 搞坏啊”。“明天我可以找我老师去要,他还有一把钥匙,可今晚我惨了,我住 那里啊?”“看你哪个样,你是故意不带的吧你?”“不是不是,我对天发誓” 说实在的,我确实是着急忘记了,目前我还没10成的把握搞定她,我不会冒这 个险的,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不能着急而浪费,所以没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轻 易出手的,这不是一个小姑娘,搞不到算了,这可是我最爱好的女博士啊,我虽 然是一只合格的狼了,但博士到目前只搞定过一个,还倒霉的是处女,所以基本 等于没搞定。
 
  “算了吧你,小鬼头,你油的很,我告诉你啊,你洗玩不回去也可以,但你 要乖乖的听话,你就睡客厅的沙发了,我的卧室门是个坏的,你不许骚扰我,不 然我再也不理你了,听到了没?”“听到了听到了,我那敢骚扰你哦,有那心也 没那胆啊”“心也不许有,谁让你这么小就有女朋友,还同居过好多年”她扭着 她那丰满的优美的身段就回卧室了,只留下快留鼻血的我……
 
  很快卧室的灯就熄灭了,屋里传出她均匀而又轻柔的呼吸声。这下可苦了血 气方刚的我,坐窝不安,大脑中都是她那娇柔可爱的身躯熟睡中的优美姿态和她 在我怀里的幻境,为了转移注意力,我玩起了斗地主游戏,早已经是大地主的我 这时候出牌大失水准,不断走一些幼稚的臭牌,对家一个又一个的离我而去,时 不时被人骂几句臭水平。
 
  顾不上水还没热,我就打开水龙头冲了起来,慢慢的冷静下来,我对当前的 局面进行了分析:她只穿了睡衣熟睡(我也不清楚她是不是睡着,也不知道她只 是愿意和我聊天还是愿意把自己交给我),如果我进去了,她愿意,那就是一夜 春宵,爽不可挡。但如果她不愿意,只是把我当朋友,那我就彻底完了,半夜钻 入别人的卧室,超级流氓,肯定被人认为是道德有问题,一点借口也没有,一点 退路都没有,以后没机会得到她不说,今晚就没办法出她的门,脸就彻底丢完了 ……再说女人是善变的,会不会是我自做多情了??
 
  思前想后,算了吧,7尺男儿,难道还管不住那7寸小东西吗?(何况有没 有7寸还需要考证,呵呵)我狂疯的用冷水冲洗,等全身凉下来后回到沙发上, 那一夜,我第一次失眠,翻来覆去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那一夜,我战胜了 欲望,没离开沙发半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快中午了,她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 个画着鬼脸的纸条:“不错不错,小鬼昨天晚上真听话,睡的还真乖,大姐去卖 好吃的慰劳你,你醒来先玩玩电脑。不过不要把我的沙发搞坏了哦,那可是学校 的公物,搞坏了要赔钱的,呵呵”晕,看来她昨晚也没怎么睡塌实,得到她的时 机不远了。
 
  我想幸福总是突然降临的。有一天她心血来潮,要显示自己的厨艺,说要做 饭给我吃,这个在学业上自由驰骋的女博士,厨艺实在不敢恭维,只听见厨房锅 碗乱响,我在客厅看电视,可都快8点了,我还没见到一个能叫做菜的东西出来。 正在期待中,突然她哇的一声就握着自己的手指头冲了出来,我赶忙一看,只见 她中指被菜刀割了一个小口,鲜血直冒。
 
  我赶忙过去捏住她的手指,扶着她给她包扎,等忙完了才发现,她小鸟一般 依在我的怀里,一幅可怜楚楚的样子,“都怪你,害我手指头都破了这让我怎么 写字啊?我要备课啊”真是天赐良机啊,有借口也也退路,她不愿意我就可以说 和她开玩笑啊,这么好的机会,我绝对不能放过了,我轻轻握住她的手,顺势就 把她抱进怀了,“怪我怪我,我补偿你好呐”发现她没反抗,我轻轻的在她耳边 说:“你手破了,我扶你去休息,我来给你做饭吃好吗?”轻轻的把她扶进卧室, 平放到床上让她躺好,但我并不离开,只是用火辣辣的目光注视她,在我燃烧的 目光中,她终于顶不住了,脸蛋开始慢慢变红,轻轻的把头偏向一边。机不可失, 我轻轻的准确的吻住了她的那圆润的嘴唇。
 
  正所谓久旱逢甘雨,能感觉出她的反应很强烈,脸上的温度急速的上升,但 她的思绪又很矛盾,她断断续续的把头转来转去,好象要挣脱我的亲吻,但又好 象及其享受这强烈的吻,我不断的吻她,当她侧过头的时候就吸她光滑的耳垂, 她侧过来的时候又吻她圆润的嘴唇,我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狼,一般的女人是顶不 住我的吻和抚摩的,何况是一个8年没谈过恋爱的女博士,就更不要想抗拒我了 (风尘女子我从没吻过,我心理变态,从不找小姐,只对良家感兴趣,),我的 手也不闲着,不断在她后背和大腿跟部抚摩,她双手按着裙子的下摆,不让我的 手伸进去,呼吸漫漫的急促,看的出她强烈的压抑自己“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 我比你大2岁,你自己还有女朋友,我是教师,我不能做第三者”
 
  我什么都不说,只是不断的吻她,漫漫的,她的嘴巴张开了,我不失时机的 把舌头伸进去,灵活的在她火热而又甜甜的嘴里游走,漫漫的她不再躲闪,任我 激烈的吻她,一个个汗珠在她脸上滚动,我轻轻的把她的手拿起,让她抱住我, 然后顺势从裙子下摆伸进去,她急忙拿住我的手“你要干吗?不要把手放进去, 不允许”我边抚摩她边说:“放心吧,我只想给你擦擦汗,你不愿意我绝对不动 你,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抱住我”
 
  她乖乖的又双臂抱住了我,我一边吻她,手在她潮湿而光滑的大腿上下,双 腿内外侧游走,汗水紧紧粘连着裙子,我试探着不时隔着小三角碰她的神秘地带, “不允许动那里”她梦呓般的说,看来火候不到,我不再理睬三角了,而是专心 的一只手游走于她的大腿内外侧,一只手顺势而上,在她后背部游走,这些地方 都是女人的敏感区域,不一会儿,她全身都是汗水,满脸红润,我轻轻的梦呓般 的在她耳旁私语“把裙子脱了好吗?都是汗,很难受的,你放心,你不愿意我绝 对不动你的内衣,我只是想安慰你一下,”
 
  她闭着眼睛,不再说话,我轻轻的把她的裙子从下向上卷起,她很配合的抬 起腰,双手高高的向头顶伸出,裙子顺利的腿去,此刻,一个只着三点的优美雪 白的身体便展现在我眼前:“只见她的身体洁白无暇,细腻而光滑,秀气灵巧的 小脸,微微透着红润,香汗滚滚,修长的脖子下不远,一对大大的同样洁白的乳 房,大半个挣脱了粉红色的罩的束缚,呼之欲出,细白的小手,不知所挫的胡乱 放在腰下,纤细的小腰,使人有一种想一把抱住的冲动,平坦的小腹向下,饱满 的三角地带,一条小小的同样粉红色的雕花的小三角,更难得的是洁白如玉的大 腿内侧,富有弹性,修长优美的长腿,光滑而均匀的过度,一双小巧的小脚,顽 皮的向上翘着……”
 
  我如痴如醉的欣赏这罕见的美景,她感觉我半天没动静,微微睁开眼看到我 色迷迷的看她,一把把我楼过去“看什么看,不许看”
 
  我顿时反应过来,“是啊,看什么,我不会只是为了看她吧,”我轻轻的抱 住她光滑而又热气腾腾的身体,从上而下一寸寸的抚摩她,这时候,她不再反抗, 甜甜的舌头和我相互吞吐,我不断的亲吻她的脸庞,吸吻她的耳垂,亲吻她的脖 子,分不清是汗水还是口水,她的脸蛋红润潮湿而又炙热,她的反应也更加激烈, 双手在我后背把我抱的越来越紧,我不失时机的把手伸进她粉红色罩子里,一只 手按在她丰满的乳房上,她迟疑了一下,“就这么多了,不许动下边”
 
  “我知道知道,你不愿意我绝对不动”我一边说一边已经解开了她的扣子, 拿去罩子,两个雪白的大乳便完全的展现在我眼前,大大的乳晕,小小的红豆般 的粉红的乳头,我一边轻轻咬住她的舌尖,一边玩弄乳头,而另一只手,依然在 她全身上下游走,不一会儿她的呼吸严重不均匀,她恨恨的咬了咬了我的鼻子, 弓着背,脸蛋不断的在我额头上来回蹭,我转而用胸膛按摩她的双乳,一手从她 后腰饶过去抚摩她圆滑的屁股和细小的腰,一只手在大腿内侧按摩,按摩,我舌 手共动,加紧了力度和速度,过了一会儿,她屁股突然上挺,双腿紧加,抱着我 的双手更加用力,嘴巴死死的咬住我的下巴,一动也不动了,我知道她的第一个 小高潮已经来到,轻轻的抱住她,爱抚她,也让她恢复精神。(这个时候女人极 度疲惫,最好让她好好休息,这样才能让她来真正的高潮)
 
  大概过了5分种的样子吧,她幽幽的睁开眼,轻轻的拍打我的胸膛,“你好 坏啊,你可真是个小坏蛋,用手就把我解决了”“这叫什么解决啊,你不要动, 我会让你知道做女人的真正滋味”“啊,你还不放过我啊,你想怎么样啊”我把 手伸到她的小三角地方,准备攻下这最后一个防线,“不许脱,你说的我不愿意 你不动我的”“我知道,你不愿意我绝对不动你,说话算数。我只是想看看,看 看总可以吧”“有什么好看的,那么脏”“我不怕脏,为人民服务嘛”
 
  她呵呵的笑了起来,小三角已经被我卸去,她那肥硕而又茂密的神秘地带终 于出现在我的面前,有点遗憾,她是蝴蝶型的,我不大喜欢这个类型的阴部,但 现在顾不了这么多,我迫不急的把用手按住整个三角,黏黏的女性分泌物顿时粘 满了我的手掌,“这是什么啊,康师傅绿茶还是营养快线啊?”“那是你大姐的 汗”“狗屁大姐,大我两岁,功夫还没我好,还大姐还,叫哥哥”“不叫,就是 不叫,你能把我怎么的?”“好啊,我要惩罚你,我要收拾你,”我的中指已经 趁着她自己的淫水滑进她的阴门,(我先要检查一下,不要倒霉的再遇到一个处 女)。
 
  “不要进去,你说的我不同意你不会进去的,我好多年前只做过两次,我怕” 看来是天助我也,“我知道,我不会进去,我只是想疼疼你”我又亲住了她的小 嘴,不让她说话,而手,这时候大胆的在她的阴门内外刺激。或许是不一样的刺 激吧,她很快就又来感觉了,这次主动多了。嘴里哼哼的哼着,把那一对大乳房 往我嘴里送,我不失时机的咬住了它们,而一只手继而刺激她的耳垂,几分钟后, 她的哼哼声越来越大,我三两下退去自己已经完全湿透的衬衫和裤子,完全赤裸 着身子和她抱在了一起,或许是同样火热的肉体刺激了她,她惊恐的睁开眼“你 说的我不同意你不会动我的”
 
  “我知道,你不同意我不动你”我紧紧抱住她,不断的滚动,摩擦,而中指, 毫不留情发直接深入她的阴道,强烈的刺激,她不由的哆嗦了一下,我一边抱着 她,嘴巴在她的嘴唇和乳房之间穿梭,而手一刻也不闲着,中指在她阴道里进出, 另一只手在她全身上下一寸寸的游走,屁股,腰身,乳房,一个地方也不放过。 
  过了一大会,我觉得她全身再次的热气腾腾,而阴道里的水也越来越多,我 一次又一次的把手在床单上擦拭,她的语言也越来越不连贯“你说的,我不愿意 你不能进去的……我不愿意,我真的不愿意。你有女朋友,我不想当第三者,你 不能进去,我不能给你,我30岁了,我现在恋爱需要结婚……我不像你,这么 小这么坏……我拖不起……”而她的身体,和她的语言完全矛盾,激烈的扭动, 我把她完全平放,压了上去,先占据有利地势,然后在她耳边轻轻的问她“我进 去好吗?我轻轻的”说着,我像前挺去,强烈的阻力,使我只进去了一小半她的 腿就夹了起来,她哇一声哭了起来“哇,疼,疼,疼啊,你慢点啊,你这个怎么 这么大啊,我就几年前做过两次啊,我怕啊”
 
  两行泪水和着汗水顺着她的脸夹留了下来,看到她哭。我一时间没了主意, 忙翻身下来轻轻的抱住她,她婴儿一般泪眼汪汪,偎依在我怀里,我一边继续按 摩一边亲她,等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再上去,她再哭,急速的往后缩,如此这般好 几。我心里哪个恨啊,她哪个读本科时候的男朋友,肯定是TMD一个卤莽的猪, 肯定是强上她了,让她产生了心理恐惧。我哄小孩子一般哄她,亲她,抚摩她, 等她完全下边再次完全潮湿,我把她的玉腿大字型分开,一挺身,准确的插了进 去,她的小穴天生可能比较小吧,我完全填充了她,一股温暖的涨涨感觉传便我 全身,她敖的大叫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我,为了使她减少痛苦,我压在她身上不 再动,她抱着我,把头埋在我怀里一动不动。
 
  静静的过了几分种,我试探着轻轻的动,她的双手也漫漫向下移动,扶着我 的屁股随着我的移动而上下移动,那最神秘的想连接处,也越来越湿润,她也不 再拘束,叫声也越来越大,我不断很机械原始的上下左右运动,双手恨恨的揉着 她滚圆的乳房和湿湿的屁股,时间一分分过着,大约进出了几百下吧,我突然觉 得下身处被一种热热的感觉包围,而她脸色绯红,强烈的吸我的舌头,我知道, 她真正的高潮就来到了,我也不再强迫自己吸气,放松下来,在她紧紧抱住我的 时候完整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射入她的体内。她下身不断的抽搐,抱着我的手僵硬, 久久不能分开。
 
  好长时间过去了,她长舒一口气渐渐苏醒,“几点了啊,饭可能都凉了,” 
  看看表,“11:50,饭肯定是不能吃了,你饿了吗?要不先找点干果吃, 明天早点去吃好吗?”“好吧,我不饿,我只是很累,我想睡觉,你抱紧我,” 
  “你爱我吗?你爱我还是爱你女朋友啊?如果我嫁给你,你会娶我吗?”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如果没我女朋友,我一定会娶你的,但她跟了我9年 了,从18岁到现在……”“我懂了,抱紧我,我好困,我想睡了”
 
  从此以后,燕姐就成为了我最亲密的“战友”。
 
[ 本帖最后由 地球使者 于  编辑 ]